福瑞万佳作为一家专业殡葬服务公司,丧葬服务公司,殡仪服务公司, 我们除了为全国各地的客户提供殡葬服务一条龙,殡仪服务一条龙,丧葬服务一条龙的一站式服务。 我们还将为想从事殡葬行业的投资者提供殡葬服务加盟,丧葬用品加盟代理,殡葬用品加盟,殡葬服务包括哪些项目, 丧葬用品批发市场在哪,丧葬用品店好开吗,丧葬用品店取名大全,丧葬用品生产厂家,殡葬用品批发市场, 殡葬用品批发厂家,殡葬用品店,殡葬用品生意好做吗,殡葬用品批发网,殡葬公司经营范围,殡葬公司服务内容, 殡葬公司怎么开等知识讲解。对于广大用户关注的殡葬服务一条龙大概多少钱,丧葬费一般多少钱,殡葬用品都有哪些, 丧葬服务一条龙费用,丧葬用品价格详细清单,丧葬用品清单,丧葬流程等相关问题,我们也提供了详细的知识讲解, 如果,想要咨询殡葬服务,可预约殡葬公司服务中心热线电话:95154。

90后殡葬人群生像——念悼词的人

发布时间:2022-11-16 15:15:54 文章分类:行业百科 文章编辑:90后殡葬人群生像 阅读:

[导读]:“各位亲朋好友,今天,我们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悼念……”上午十点,一片寂静中,葬礼司仪正在念着悼词,一旁盯着流程的张哲计划等仪式结束后去抽一支烟。站在队伍第一位的逝者儿子却牢牢吸引了张哲的注意——他全程局外人的姿态,要么看着司仪的嘴发呆,要么毫无表情地盯着供桌上的骨灰盒走神,一副等待老师布置完作业宣布下课的无聊样子。现场只有逝者女儿与前妻涕泗横流。
“各位亲朋好友,今天,我们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悼念……”上午十点,一片寂静中,葬礼司仪正在念着悼词,一旁盯着流程的张哲计划等仪式结束后去抽一支烟。站在队伍第一位的逝者儿子却牢牢吸引了张哲的注意——他全程局外人的姿态,要么看着司仪的嘴发呆,要么毫无表情地盯着供桌上的骨灰盒走神,一副等待老师布置完作业宣布下课的无聊样子。现场只有逝者女儿与前妻涕泗横流。

90后殡葬人群生像

张哲是个95后,南方这边工资比较高,尽管人生地不熟,他还是毅然从家乡河南来到浙江。“殡葬行业就是这样,到一线工作,普遍工资都不太高”,他庆幸大学读了殡葬专业,“好歹是专业对口,找工作的时候没那么难。”

很快仪式进行到最后的家属道别环节,但谁也想不到逝者年轻的儿子说出的话会令在场所有人震惊。他说:“今天是我的二十一岁生日,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爸,最后还是叫你一声爸,因为你终于死了。”

不解、诧异、震撼,司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圆场,逝者女儿的神色也十分微妙,震惊还带点委屈。唯独逝者的前妻,男孩的妈妈,显示出真正的难过。“一个人的死竟被视为另一个人的礼物,这人得多烂啊”,张哲心里面直犯嘀咕,都忘了有烟瘾这回事。

太阳出来了,林中最后一点雾散开,谁也没追问为什么,仪式在沉默中结束了。

张哲蹲在山下一边抽烟还一边琢磨这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他看到男孩牵着母亲的手,兴奋地连蹦带跳——后腿一蹬,前腿略高抬起,整个人在空中以跃进的姿势停滞半秒,重重地落地。男孩就这样从山上一路蹦下来,扬声说:“妈妈,今天弄完我们再也不用到这里来了!”他脸上那种真切的轻松愉悦,让张哲至今难以忘怀。

张哲突然感到一股恶心。因为悼词是出自他之手,他联想到悼词中所写的赞美和感动之词或许都是一把把刺向男孩的刀。之前与逝者女儿对接时,在她某些异常轻描淡写的话里,自己无疑是忽略了关于逝者所作所为的端倪。现在,张哲能够肯定,逝者一定对妻儿做出了无法原谅的事。

有些人的死居然能成为最好的礼物,张哲反复回想整件事,他打心底里为男孩的轻松感到快乐,也为自己对悼词的随意态度感到羞愧。

部门前辈也听说了这件事,他拍拍张哲的肩:“这都不算什么,葬礼上奇葩的事多了去了,你还太年轻,很多时候死从来都不是结束。”

这是张哲第一次觉得他的工作原来也很重要。“必须要和家属做详尽的沟通,了解逝者的生平,真切地传达他没能说完的话。”

从事殡仪行业的初衷

关于为什么会在殡仪馆负责写悼词这项工作,张哲笑称:“都是偶然和巧合。”他一直是个文艺青年,大学时就是文学社的积极分子,写诗作词更是他的一大志趣。身高接近一米八的他外形颇佳,毕业后轻松被殡葬公司的服务部录用。朝八晚四,工作相对比较简单,这也让他能够继续读更多他喜爱的书。

每次和朋友聊天,张哲提起喜欢的书,总忍不住激动得唾沫横飞:“我就老想推荐他们到墓园试试,就连我这种可以在大部分场合沉迷书本的人都觉得墓园实在是个读书好地儿。”

“首先,安静,而且是‘死’一般的安静。没有任何人——除了保安和你自己,可以打扰你。在这里,工作、生活琐事、家庭矛盾等,一切的一切都离你那么远。毕竟,这里是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只有永恒的安静陪伴着你。”他下班之后经常跑墓区散步消食,在坟山上念诗,“偶尔起风,林中树叶飒飒作响,我便当它是鼓掌。”

张哲认为在墓园读书可以增添风味。“很棒的书可以引你畅想诗歌与宇宙,从久远的生命起始一直追溯到无限的智慧之源;一般的书在墓园里读,只要不是太差,看看周围的墓碑,想想生的无聊和死的无限,往往可以用自我的感知补足原作;至于烂书,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不该看,看了也只会让你想为白白浪费的时间气得一头撞死在碑上。”

不久,张哲所在的部门也感受到了他对文字的热爱和天赋,就这样,他承包了所有葬礼追悼会上悼词的写作工作。

哪怕是殡葬业,工作中大部分的事务也仅是工作而已。张哲从大学学习殡葬专业开始,就没把死亡看成一件可怕的事。“跟医学院的‘大体老师’一样,欧美殡葬业把逝者的body叫做‘the one’,中文翻译过来叫‘至爱’,我觉得很美。”尸体只是死亡的载体,在他熟悉的工作环境里,死亡大多数时候只是人生流水线上的一道工序,接触多了其实没有什么太大感触。但是,当脱离工作环境,死者的日常扑面而来的时候,张哲前所未有地意识到,这是个“人”,他的日常再也回不来了。

失去挚爱的老人

就殡葬业而言,张哲的客户大多数都是老人。这是一群家人和本人都对死亡有所准备的人,所以大家接受度也比较高。而他最害怕的客户是儿童和正值壮年的人。

那天晚上张哲在宿舍看书,突然接到外出观摩学习的前辈打来的电话,让他跟着入殓师同事一起出任务,当时是死亡高峰期,公司实在忙不过来,只好抓了他做壮丁,那是他第一次去客户家里。

“一般来讲,我们只有在殡仪馆才会见到逝者尸体,所以其实还好,你不会有太多的难过和联想。”但那天是张哲第一次作为闯入者进入逝者的生活场景,逝者与他家恰好在一个小区。去的路上张哲想,“原来平时我们在超市见到的人也是会死的啊”。踏进和自己家一模一样的窄小电梯后,他就开始紧张,入殓师同事看出了他的不安,让他不要害怕:“只要陪着家属聊聊天就好,剩下的交给我。”

然而,张哲没有想到,进门就是一场海啸。

当他一看到逝者的西装外套那么随意地搭在沙发上时,整个人就开始崩溃,他仿佛看到,逝者刚下班将外套一解,赶紧摸到饭桌前吃饭的场景。“但是,这样的日常再也不会有了。”张哲简直没敢多看其他的一切,尽量让眼睛盯着逝者妻子的脸,那也是他第一次如此用力握着别人的手,同时却也无比知道,“我这一生帮不了任何人,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

逝者是某快消品公司的营销部经理,销售高峰期加了47个小时班回到家里,吃了饭躺下再没醒来,妻子还奇怪怎么睡这么长时间,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的女儿被送到外婆家,妻子要求必须在家里化妆,所以张哲和同事才上门。“那晚实在太漫长了,他的妻子很勇敢,一直看着同事工作。”张哲也一直陪着,心中几乎不敢想任何事情。

到了第二天,殡仪馆的前辈陪着逝者的妻子去办手续,留下张哲和逝者的妈妈商量葬礼事宜。儿媳妇一走,老人就开始哭。“我是嘴笨的人,每次遇到这样的这样的场景都不知道如何安慰,因为知道没有用。”张哲苦恼得脑袋发疼,“眼前的这个老人,失去了她的至爱,我却想用语言去缓解,还不如让我在葬礼上讲单口试图让大家开心些。”每一次,面对逝者家属的悲痛,那种想做却不知道如何做的尴尬都让张哲恨不得立刻随逝者而去,“你永远没办法习惯这种事。”

老人慢慢说起了逝者生前的经历,其实进门的时候张哲也看出来一些。“小家庭条件一般,所以他特别拼命,去年升了职,就让妻子从民办学校辞职专心陪孩子,他小时候爸爸走得早,我忙着养活他,常年在深圳打工,他小时候基本都是一个人在家,所以他不想让女儿也度过一个孤独的童年……”老人哭着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哲只能握紧她的手,脑海中却总是浮现逝者紧闭的眼睛。某个瞬间,张哲甚至产生了时空扭曲的感觉,下班回来一家三口在饭桌上吃饭的场景和耳边的哭声交织在一起,“只想立马逃离……”

和家属的交流

所谓“死”就是“在”的缺席,但“死”过于抽象,所以其实很多时候,人类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通过发现至爱离开之后生活里真正的变化去觉察“死”,而那时,死亡带来的悲痛是最深的。日常起居,一切都是“生”的证据,某一天你清楚地知道一切习以为常都不会再有了,才突然真正感受到“死”的威力。

葬礼那天,逝者九岁的女儿在碑前哭着说:“爸爸你骗我,你说下班就带我去动物园玩的,你这个骗子!”张哲在旁边还是忍不住落泪。

“殡葬工作者不可能只埋头写悼词,我们有责任帮助活着的人陪伴死者走完最后一段路。”每一场追悼会都是一个家庭的缩影,张哲试图改变自己内敛的性格了,“我还年轻,应该不会很难”,他信誓旦旦立下一个flag——“争取早日脱离宅男队伍!”

张哲决定从学习浙江方言开始:“死人不会说话,和家属的交流才是这个岗位最重要的工作。”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 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本站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 对于本站原创文章,未经该站站长授权,禁止任何单位,个人,媒体复制,转载,如有侵权者,福瑞万佳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标题:90后殡葬人群生像——念悼词的人   地址:https://www.95154.cn/bingzangbaike/2143.html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